在我們水鄉寶應,螃蟹有兩種,一種是足螯無毛又無人稀罕的小螃蟹,它自然生長于溝塘之中,怎么長也長不大,另一種就是足螯上有毛、體積較大的,通常稱之為毛螃蟹,簡稱毛蟹。
  三十幾年前,這種毛蟹湖、河遍布,我小時下河洗澡,只要發現水面上有一片星星點點小氣泡泛起,用腳踩之,往往能踩到一只;由于毛蟹喜隨水流運動,常順水流爬到白馬湖邊鎮湖閘旁,遇阻則向閘墻上爬,于是就有人"守閘待蟹",白天有人撈之,晚上更是有人挑燈撈之,據說最多一天可撈四五十斤呢?,F在看來,當時毛蟹也值不了幾個錢,三兩以上一只也就二角錢左右一斤吧,但在那個每天只有幾分工、每月也不容易吃上一頓豬肉的年代,老百姓誰舍得化幾角錢來吃這既腥又不解饞的家伙,所以,毛蟹大都是賣給鄉食品站,由其販往上海,飽國際大都市人的口福。
  于是,就有了諷刺上海人吃螃蟹的段子,說一人坐火車到北京,上車后開始吃一只螃蟹,車到北京站這只螃蟹還未吃完;又說上海人吃螃蟹,工具就有好幾樣,吃完后,蟹殼還要用紗布裹起熬湯喝?,F在想來,我覺得這些段子從另一方面反映出上海人的精明與細仔,無論如何,這毛蟹在當時也算是奢侈品了,難得吃一次,不吃干凈就是浪費,浪費豈不可惜!
  社會發展很快,螃蟹價格行情也水漲船高,在市場經濟的作用下,過去的自然養殖已成如今的專業人工養殖。重陽節以后的餐桌上,螃蟹作為一種時尚菜肴,成為客人身份高低、主賓感情深淺的象征,螃蟹成為聯絡感情的一種工具。
  有兩種蟹肴,做的再好看,我也是絕不動筷的,一是燴,二是炸,我首先懷疑廚師能將其做得干凈,其次是鄙視這小家子氣的做法
  我相信大多數人是吃過螃蟹的,假如我問:您會吃螃蟹么?您也許會嗤之以鼻、不屑回答。曹雪芹老先生在<螃蟹詠>中有這么一句:"酒未敵腥還用菊,性防積冷定須姜;"大意是,毛蟹性寒味腥,食用時須有酒、菊花、生姜相佐,但并未具體說出該如何食之。螃蟹究竟怎么吃,什么步驟最佳?恕我自作多情,又可能是班門弄斧,為盡可能地使不會吃或自以為是的吃客們避免在餐桌上自我尷尬又掃別人吃興,寫出我的體會,權當是弘揚一下蟹文化吧。
  螃蟹有六不能吃,一是蟹胃,在靠眼處的殼內,呈三角形狀,功能似人胃,內有未溶解的雜物,吃之有異味;二是蟹腮,硬殼剝下后,附著在蟹肉兩邊表面的絮狀多條體,功能似人鼻毛與肺,上有各類細菌;三是蟹心,在蟹肺下部被一層黑膜覆蓋著呈奶油色的六角體,此物涼性最大,如無無酒、醋、姜之類相佐,誤吃后極易壞肚子;四是蟹腸,功能似人腸,俗稱蟹筋,在蟹身中心,貫穿上下;五是蟹生殖器,在最底層,公母都呈管狀;六是蟹內呈白色線狀的海綿體和黑膜,它們是在蒸煮過程中蟹內體毒自然溢出形成的。
  干凈(不易臟手)的吃蟹方法,應是先清后吃,清的流程為:剝殼掏胃、去腮挖心、剔白除黑,掀掉下軟蓋,中間掰為二,細心把腸抽;吃的步驟為:先吃黃或肓,抓足把肉啃,再將足螯掏。
  啊哈,短文寫的有點長,看君切莫說我狂,有朝一日水鄉來,螃蟹端上君自嘗。在一般酒桌上,我總是用欣賞的眼光看客人吃蟹,以客人高興而高興,千萬不要以為我省蟹待客舍不得吃喲,只是怕麻煩而已,別無他意。
信息整理: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揚州拓普電氣科技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0-2020
蘇ICP備10068214號   蘇公網安備32102302010144號   技術支持:平邑在線

排列三投注技巧规避限号